从菜农到红军师长,他以生命实现铮铮誓言

来源:学习时报作者:王洪喜 李金明责任编辑:杜汶纹
2019-05-15 15:46

在众多的红军指挥员里,有这么一位传奇人物,他从菜农当上了红军师长;他以能守善攻、骁勇机智著称于战场;他是红军长征铁流的后卫,被俘后,他怒视敌人,亲手绞断了自己受伤的肠子。这位铮铮硬汉就是长征中牺牲的第一位红军师长、被人们誉为铁血红军将领的红三十四师师长陈树湘。

1934年12月12日,陈树湘率红三十四师余部来到江华桥头铺附近的牯子江渡口,计划在马山附近抢渡牯子江。具有丰富战斗经验的陈树湘,判断这里可能有敌人设伏,命令指战员们做好战斗准备。果然,当他们乘坐的木船行至江心时,两岸突然枪声大作,部队伤亡惨重。陈树湘指挥木船奋力抢渡,快要接近河岸时,突然一颗子弹飞来,击中他的腹部。很快小船靠了岸,陈树湘坚强地紧了紧皮带压住伤口,战士们迅速扎起一副简易的担架,把他按在担架上抬着就走,由江华的界牌再进入道县。

山路崎岖,上岭下坡,担架颠簸得十分厉害,陈树湘的伤口没有上药,鲜血把腹部的皮带与衣服都浸透了。望着师长苍白的脸上冒出的豆大汗珠,指战员们又心疼又着急。由于敌情严重,为了减少伤亡,指战员们沿途一直藏匿避战。其中,有个战士吼道:“我们跟敌人拼了!”担架上的陈树湘听了,顾不得伤口的剧烈疼痛,问:“是谁说要拼?”大伙沉默了一会儿,一个战士走出来说:“师长,是我。”陈树湘问道:“为什么要拼呢?是革命到底了,还是被当前的局势吓倒了?”大家听了,都低下了头。陈树湘责备地说:“我们是毛委员亲自创建的部队。秋收起义、井冈山斗争、南下赣南和闽西、几次反‘围剿’,那样艰苦的环境,我们都战斗过来了,难道眼前这点困难都不能克服吗?拼很容易,但这正合了敌人的心意。敌人‘追剿’的目的就是要把我们拼光。”那个战士听了,眼里含着泪花,说:“师长,我的想法错了……”陈树湘温和地看了大家一眼,忍着剧烈的伤痛说:“我知道大家的心情,从毛委员带领我们上井冈山后,从来没有遇到这样大的挫折,是敌人强大吗?不是。他们的四次‘围剿’都被我们粉碎了。第五次反‘围剿’为什么会失败,这次湘江战役为什么遭到这么大的损失?这些问题,我和同志们一样在思考……”突然,他语气一转,激昂地说:“我相信毛委员一定会回到中央来领导我们的,革命一定会胜利。同志们,我们不能被眼前的困难吓倒了,要发扬坚持斗争,一直要坚持到最后胜利!”战士们情绪激奋,齐声说道:“师长,请放心,再大的困难,我们一定能克服。”

陈树湘接着说:“现在,我们的任务就是要快速前进,甩开敌人,回湘南开展游击战争,然后再返回井冈山。”陈树湘说到这里,伸出惨白而冰凉的手,与参谋长王光道的手紧紧握在一起。良久,对参谋长说:“老王,你是老同志、老党员,我把这支队伍交给你,你一定要将他们带出去!”王光道哽咽着说:“师长,我们一起走!”陈树湘勉强地笑笑,说:“环境这么恶劣,我这个样子,能冲出去吗?你带部队突围,我掩护。冲出去一个就是为革命保存了一份力量!”

当部队退到富竹湾时,路边馒头岭上又突然响起了枪声,另一股地方反动武装向红军进行阻击。前有阻敌,后有追兵,形势十分严峻。陈树湘当机立断,命令一个班抢占馒头岭对面山头做掩护,其余指战员迅速冲过敌人的火力网。战士们立即做好冲击准备,陈树湘怕拖累大家,不肯再走了,他亲切地对大家说:“你们抬着我,能冲过敌人的封锁线吗?不要作无谓的牺牲了。现在最重要的是保存革命力量,死了我一个陈树湘算不了什么,你们赶紧冲出去,不要管我!”指战员们听后心如刀割,谁也不愿意离开这位可敬可爱的英雄师长,不由分说,大家强行把师长按在担架上,由两个大个子战士抬着走。在红军射击火力的掩护下,战士们奋力向前冲去。

眼看就要冲过敌人的火力网,突然抬担架的两个战士被敌弹击倒,陈树湘滚到田沟里,两个警卫员马上扑上来保护他。陈树湘推开他们,喊了一声:“打,掩护同志们!”接着便举枪向敌人连连射击。枪声吸引了敌人的火力,同志们在参谋长王光道率领下冲了出去。陈树湘在两个警卫员的搀扶下,撤退到路边的一座破庙里,继续向敌人射击,直到子弹打完为止。而后,他叫警卫员扶着走出庙门,不动声色地站在庙堂前的草坪上。

在四马桥“正生药店”坐镇指挥的敌保安团营长何湘,听说抓到一个红军师长,高兴得发狂,立刻叫人抬来,竭力装出一副笑脸,要去搀扶陈树湘。陈树湘用手一推,由两个警卫员扶着,走进了药店。

何湘讨了个没趣,铁青着脸喝道:“你是师长?”

“知道了还问什么?”陈树湘说。

何湘装着一副笑脸,请他入席用饭,皆被陈树湘拒绝。

何湘眼珠一转,问道:“你是要死?”

陈树湘仰头笑了,说:“为革命,我是准备随时献出一切。”

何湘劝阻:“你们的队伍已经打光了,你们赤化全澳门葡京赌场官网网址的梦想已经不可能了!”

陈树湘蔑视地说:“红军主力已经突围,革命的烈火岂能扑灭?”

何湘变了脸色:“想死?没那么容易!我不叫你死,要把你送到长沙,送到南京,叫全世界的人知道,你们共产党完了,你们红军完了……”

陈树湘大喝一声:“住口!共产党不会完,红军也永远不会完。你们抓住一个陈树湘,这算不了什么,全国还有千千万万的共产党员和红军战士。革命的烈火,岂是你们能扑灭的?它必定越燃越旺,烧死一切害人虫,烧出一个新世界!”陈树湘面对敌人的各种威胁利诱,毫不动摇,拒医绝食,坚持斗争。何湘黔驴技穷,气得额头上的青筋直跳。没有办法,他只好叫人抬着陈树湘,送往道县县城保安团司令部请功。

当押送陈树湘的担架行至道县蚣坝镇石马神村附近时,陈树湘乘敌不备,忍着无以言状的剧痛,用手从伤口伸入腹部,抠出肠子,使尽全力大叫一声,扯断肠子,壮烈牺牲,实现了他“为苏维埃共和国流尽最后一滴血”的铮铮誓言!时年29岁。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