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索 解放军报

长征路上,九个炊事员和一口行军锅的故事看完让人泪目……

来源:澳门葡京赌场官网网址军网-解放军报作者:谢方祠责任编辑:杜汶纹
2020-11-19 08:44

九个炊事员

■谢方祠

“九个炊事员、一口行军锅”,是红军长征中著名的故事之一。长征是人民军队历史上最具史诗色彩的大规模军事行动,其行军路线之漫长、战斗程度之激烈、自然环境之艰苦,为人类战争史上所罕见。在频繁的作战和艰难的行军中,炊事员既要肩挑背扛必要的炊具,又要尽力保障官兵能喝上开水吃上热饭,任务十分艰巨,体力消耗极大。本文记述了红3军团某连9个炊事员克服重重困难,保障该连胜利完成二万五千里长征的感人故事。这9个炊事员尽职尽责,默默奉献,前仆后继,勇于牺牲,用自己的生命保证了战友们在长征途中“除了战斗减员以外,没有因饥饿而牺牲一个人”。他们用生命传承的不仅是一口普通的行军锅,更是坚定的理想信念和崇高的使命担当。

长征的时候,我在三军团的一个连队里当司务长。我们连只有九个炊事员,炊事班长姓钱,小矮个子,面皮黝黑,平时不大说话,是我们江西吉安人;副班长姓刘,中等身材,好说个笑话,是江西兴国人;挑水的老王,也是我们老乡。其余几个人,可惜我把姓名都忘记了。

那时候,天天行军、打仗,上级为了减轻炊事员的负担,规定每人只准挑四十斤,可是,他们都打了埋伏,把粮食装在铜锅里,每个人都挑有六七十斤。开党小组会的时候,他们还给我提意见,说我只知道照顾炊事员,不关心战士,万一到前边弄不到粮食,部队吃什么?他们都是为战士着想啊,我没有什么话说,只好让他们多挑些。

行军路上,炊事班最热闹:锅撞碗,刀撞盆,“叮叮当当”乱响一阵;副班长老刘还不时讲个笑话,唱个山歌,逗得大家哈哈大笑。战士们一见就说:“看,我们的戏班子来了!”走得高兴了,他们还打着哨子飞跑,就像六七十斤的挑子没放在肩上一样。

可是,炊事班在行军中是最辛苦的。中途部队休息,他们要烧开水给指战员们喝;宿营时,他们又要安锅灶、劈柴火、洗菜、煮饭,每夜只睡两三个小时。

部队进入广西之后,山区人家少,粮食供应有了困难,这就更加重了炊事班的工作。他们经常要翻过好几座山,跑到部队的最前面去买谷子。谷子须把皮碾掉才能吃,有一次,他们不知从哪里找了个小石磨,班长怕以后找不到石磨,就花钱向老乡买了下来。于是炊事员又增加了这一百三四十斤重的笨家伙。后来,副班长又在路上拾到一个破筛子和一个破簸箕,也把它挑上了。从此,炊事班不再叫戏班子,而被战士们称作“小磨坊”了。

不久,部队在贵州土城的东南山上阻击敌人,我们连坚守在前沿阵地上。炊事班被隔在后面,几次派人送饭都被敌人打回来。战士们一天一夜没吃饭啦,副班长急得围着锅灶直转圈。他和几个炊事员嘀咕了一阵,对我说:“司务长!让我和老王再送一次吧!”他把饭背在身上,就跟老王走了。我们站在山头上看着他们,只见老王在前,副班长在后,飞快地从敌人的封锁线上跑过去。我们正想拍手叫好,敌人的轻机枪响了,老王一个跟头栽倒了,紧接着,副班长也倒下了。我和战士们一阵难过,都认为他俩牺牲了。谁知到了半夜,他俩又回来了。副班长开玩笑地说:“我们上阎王爷那儿去报到,可小鬼不让我们进门!”原来他们是为了欺骗敌人故意倒下的。靠他们的机警,到底把饭送上了阵地,保证了战斗的胜利。

一出贵州,炊事班长就闹眼病,两只眼红通通的,肿得像个桃,但他还是挑着七十多斤的担子,拄着棍子跟着部队走。开始,他的眼睛只是淌眼泪,后来流起血水来,可他还是不闲着,总要找点活儿干。

进入雪山之前,上级通知我们轻装。我们把不必要的炊事用具都扔掉,只挑着可供全连吃一两天的粮食。另外,每人还带了些生姜、辣子和十几斤干柴。

梁子大山很高,部队整整爬了一天。山上空气稀薄,到处是白花花的积雪,树枝上也都是冰花。爬到山顶,有人实在走不动了,就坐下来休息。可是一坐下就起不来了。炊事员便赶紧上去喂生姜,灌辣子水,把他拉起来。这时,炊事员又都变成了卫生员。炊事班的口号是:“不让一个战士牺牲在山上!”但就在抢救战士的时候,有两个炊事员却倒下了,不论我们怎么喊,怎么喂生姜、灌辣子水,都无济于事。这是我第一次悲痛地看着炊事班的战友牺牲在身边。

到了毛儿盖,部队休整了一个时期。在这里每人又准备了十天干粮,我们炊事班还多准备了一些青稞麦。

进入草地的第二天,炊事班长又向我提议:“司务长!战士们走烂泥地,脚都泡坏了,不烧点热水烫烫脚怎么行呢?”我不是没想到这一点,而是觉得草地行军炊事员比战士更辛苦,担米、做饭已经够受的了,怎能再加重负担呢?我没同意。可是一到宿营地,他们就把洗脚水烧好了。战士们都异口同声地赞扬炊事班。

情况越来越严重。有一天早上,一个炊事员挑着铜锅在我前面走,忽然身子一歪倒下去,一声不响就牺牲了。第二个炊事员从我身后跑过去,铁青的脸上挂着眼泪,拾起铜锅又挑起走。

草地的天气变得快极了:一会儿是狂风,吹得人睁不开眼;一会儿又是暴雨,淋得人直起鸡皮疙瘩。正午,雨下大了,部队停下休息,炊事班赶忙找个地方支起锅,烧姜汤、辣子水给战士们解寒。汤烧开了,刚才挑铜锅的炊事员端着碗往战士手里送。他刚把姜汤递给战士,便一头栽倒在地上,停止了呼吸。仅仅半天工夫,眼睁睁地看着牺牲了两个同志,怎能不伤心呢?

第五天晚上宿营时,连长要给炊事班补充几个战士。这事让炊事员们知道了,他们推举班长去见连长。班长对连长说:“连长,绝不能在连里抽人,影响部队的战斗力。牺牲同志的担子,我们担得起!”连长考虑了一下,觉得他的话有道理。那时候我们连经过几次战斗,一百多人只剩下三十多个,也实在不能再往炊事班里调了。

刚到后半夜,老钱偷偷爬起来烧开水。我知道他昨天还发高烧,要他休息,但他怎么也不肯休息。于是我便起来帮助他。我望着他矮矮的个子,消瘦的面孔,不禁想起许多往事。

我们是邻居。他没有一个亲人,是孤单单的穷汉子。后来我们家乡来了红军,他就参加了革命。那时我还在家里,他常跑来找我:“老谢!你还不快参加红军?蒋介石骑在咱们头上拉屎,三天两头‘围剿’、进攻,你能咽下这口气?”在他的宣传和影响下,我才参加了革命。长征路上,他最辛苦。行军时,几十斤的担子挑在肩上,从不让别人换;宿营时,总是要别人休息,却把活儿抢过去自己干。长此下去,他瘦得皮包骨,大家劝他多注意身体,可他总是说:“没关系,我又能吃,又能睡,累不倒。”他对战士非常关心,就是在连续行军的情况下,也千方百计想法改善生活。打土豪分到了腌鱼、腊肉,自己从来舍不得尝一尝,全都留给战士们。因此,战士们一提到他,总是非常自豪地说:“有我们的钱班长在,就别愁饿肚子……”

我正想着,班长又在旁边催促我:“老谢,你去休息吧,我一个人就行了。”他的话打断了我的思路。借着火光,我发现他脸上滚动着黄豆大的汗珠。我觉得有点不对头,刚要问他,只听到他用低沉的声音对我说:“老谢,给我点水喝!”这时水开了,我忙把锅盖掀起来,忽听身后“扑通”一声,回头一看,老钱倒在地上不动了。我急忙走前几步伏在他身上,叫着,喊着。灶膛里火光熊熊,他的身体却在我的胸前渐渐变冷了。有的人死在战场上,有的人死在酷刑下,而我们的钱班长却死在他的岗位上——锅灶前。

炊事员们醒了,连首长、战士们都来了,大家沉痛地淌着泪。

第二天,铜锅又被另一个炊事员挑着前进。每天宿营,部队还是照常有开水和洗脚水。

部队到达陕北的时候,那口铜锅担在我的肩上。连长看见了,低下了头;战士们看见了,流出了眼泪;我呢?眼泪早就干了。大家嘴里不说,心里都知道,炊事员们全牺牲了。可是,在最艰苦的长征中,我们连的战士,除了战斗减员以外,没有因饥饿而牺牲一个人。而那口标志着烈士们功绩的铜锅,仍被珍贵地保留在我们连里。

谢方祠 出生于1907年,江西泰和人。文中身份为红3军团某连司务长。新澳门葡京赌场官网网址成立后曾任总后绥芬河基地转运站站长。1979年1月逝世。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